陇山情怀张宏林山水画
收藏本站
 
作品搜索

浑厚朴茂,伏流奔莽

2015-09-23 00:00作者:翁芳友

     浑厚朴茂,伏流奔莽

                                    ——谈张林西部焦墨山水画

   

                                                        文-翁芳友

焦墨山水画是自明末清初的程邃开始发展起来的,程邃之后,鲜有画家以此为主要创作形式。从完整的意义上讲,程邃还不是一个纯粹的焦墨山水画家,因为他用的是渴笔淡墨。近代的黄宾虹画了很多焦墨山水的册页,大多是写意,非常精彩。但也是很不多见。焦墨山水”采用纯焦墨而不借助水的渗透作用作画。焦墨技法的难点,在于浓墨中不掺入任何水分,却使画面具有滋润感和层次感。焦墨是笔法精纯极致的表达,历代画家视为画道上的险绝。时至当代,一些画家借鉴了程邃、黄宾虹的焦墨山水画,使之成为新的画种形成开来。

张宏林从事焦墨山水的研究与创作,已有许多年了,尤其是近些年来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宏林兄是西北人,我与其共事多年,他有着典型的西北人性格,骨子里有一股“相逢意气为君饮”的豪爽率真之气。他的焦墨山水以表现西部山水为主题,也正契合了他的性格。地域环境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人类之所以会拥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是因为他们所处的地域环境不同,这就使得长期生活在不同的地域环境中的人们形成不同的地域文化。西北高原的沉寂和祁连伏莽的静谧,这荒凉中诸多生动的优美,净化了人的心灵,也陶冶了宏林淡定、执着的性格,使得他为人宽厚、真诚。对于绘画艺术,他是执着而虔诚的,正如王羲之说过“争先非吾事,静照在忘求”,这种忘求的精神,使得他内心非常细腻、敏锐,正所谓外朴内秀。

宏林的西部焦墨山水的特点为重宏观、重整体的把握,而非拘泥于细枝末节。用笔朴厚而不失灵动细腻。在观看他作画时,他似乎只是以一种混沌观念的趋向去包裹所绘物象,凭着一股韧劲儿,信手挥洒,暗藏遒劲,提按使转皆见心性。执着而不动声色地在笔墨世界中还原他内心世界里西部山水的原貌,一种抒情的情愫撩拨着观者,心源的陈述在平静的宣述中展开。这或许是他想表达的一种象征,作为以“畅神”为归旨的中国画,也许算不上象征,可又处处表征着象征——“象征不是一种用来把人人皆知的东西加以遮蔽的符号。这不是象征的真实涵义相反,象征借助于某种东西的相比力图阐明和解释某种完全属于未知领域的东西,或者某种尚在形成过程中的东西”(卡尔·格式塔夫·荣格)。宏林西部焦墨山水作品有形而上的玄涩感,似乎总能撩拨着人的沧桑意识。

宏林的焦墨山水画里,西部博大而粗粝的原生态地貌,雄厚而壮阔的高原雪峰,空旷的荒原展示了地老天荒的苍凉,深厚,都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精神震撼。

   很多时候,宏林的作品采用传统样式的全景式的构图,来表现西部山水的苍茫博大,厚重凝远的意境,注重“势”与“开合起伏”的表达。在整体画面构图上,大多数作品,他是以“正视”的方式取得视觉上形象的“深远”效果,不是俯视也不是仰视。宏林的西部焦墨山水画讲究虚实关系,虚到极致就是空白的留法,空白使画面层次更丰富,有时不着一笔,但是使画面审美境界更高远。汤贻汾在《画筌析览》中说:“人但知有画处是画,不知无画处皆画。画之空处,全局所关,即虚实相生法”。在宏林的画中,空白之处有着令人回味和想象的空间。从而使得他作品的画面达到“苍苍而茫茫”的艺术效果。

宏林的焦墨山水画不师某家某派,而是以自然物象为参考对象来施以皴擦,把西画的透视方法运用到写生中,从而形成了属于自己面目的焦墨山水画。然而在笔墨上,他一直遵循黄宾虹所说的:“画有焦墨法,最为古朴,须笔力健举,含深秀为宜。”焦墨山水画的线条表达尤为重要,可以认为,焦墨画是不使用水,以纯浓墨线条构成,唯有笔法,而无墨法,却具有滋润感、层次感效果的绘画。笔墨所流露出的意趣,归根结底来源于人心的意趣。

恰是遵循这一法门,宏林通过笔墨借助山川,抒发自己内心的或浑朴、或苍茫的情感,传达自我的审美理想或生活理想,以期达到与观者的共鸣。

西部山水以其深沉而又神秘,苍凉而又悲壮的意境感动着每一个画家。宏林兄生于斯长于斯,以其生活的历练和特有的艺术直觉,和数十年来磨穿铁砚般的执着,必将在以后的西部焦墨山水艺术创作中谱写出更加激情荡漾的篇章。


                                          20155月于京华